• 注册
  • 查看作者
    • 萨金特,论萨金特水彩的艺术特征

      John Singer Sargent(1856-1925)美国画家。生平多在意、德、英、法等国度过。作品多为国际大资产阶级及其家属画的肖像画,技法纯熟。也常画水彩风景,多即兴速写,特点突出,水份淋漓,色彩凝重而悦目,在表现光色效果上有独到之处。

        萨金特以油画肖像闻名于西方。在这份荣耀的聚集之下,他同样精彩绝伦的水彩却鲜为人知。其出于对循规蹈矩的油画肖像表现的束缚与厌倦,转而通过水彩画来抒发其内心的才情和灵动。正如美国《艺术家》杂志所评论的,萨金特的水彩画旨在“抒发其某种激情,并以自娱为目的,是当今美国水彩画界最有成就的画家之一。尽管他并不是专门的水彩画家,但在美国,除贺墨之外,非他莫属。”无疑是对他水彩艺术价值的肯定,也点明了探究其水彩艺术的必要性及意义。本文将简析萨金特所处时代的水彩发展概况及他的绘画理念等因素去概括他水彩的艺术特征,以提升对水彩画艺术语言更深层次的认识。

      萨金特,论萨金特水彩的艺术特征
       

        一、萨金特所处时代的水彩发展概况

        
        欧洲在十九世纪早期,出现了安格尔与德拉克洛瓦为代表的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之争。而最终,后者的胜利引领十九世纪的艺术朝着更丰富的色彩、综合光及鲜明色彩的方向发展。在此艺术洪流的影响之下,此时期的水彩艺术自然也揉合了色彩综合光的元素。到了十九世纪后半叶,印象主义在法国兴起,逐渐发展为国际性的风潮。而美国的水彩画恰逢在十九世纪中叶兴起,身处这时期的水彩大师——萨金特,其明亮的色彩、奔放的笔触、表现大自然的律动作风,均与印象主义的艺术理念,表现自然的光彩相吻合。
        

        二、萨金特的绘画理念

        
        绘画理念,综合着个人绘画的技巧及艺术素养,是多种技巧融会贯通的体现。无论萨金特的油画肖像还是水彩肖像,同样都以其娴熟高超的技艺为前提的。他从不仰赖特殊的设备与材料,或想寻求捷径。其选择的创作器材及颜料就如一般人所用,毫不特殊,非常简单。他没有专用的画箱,总是任何地方任何情况下都可以画。这乃是美国加州艺术系学生朱立·黑那门JulieHeyneman曾经在泰德街萨金特家里观摩所得的事实。
        

        三、萨金特水彩的艺术特征

        
        谈及水彩画的艺术特征,我颇为赞同吴冠中先生之说:“水彩、水、彩,其特点就在‘水’与‘彩’。不发挥水的长处,它就比不上油画、粉画的表现力度,不发挥彩的特点,比之水墨画的神韵又显逊色,但它妙在水与彩的结合。”由此可见,水彩艺术作品的优劣在于对水和彩的驾驭能力。然而此“妙”得来谈何容易?可谓难倒众生。它不仅要求画家要充分利用水色渗融、相互作用和沉淀肌理等艺术效果,更须善于利用水色的流畅创造无与相匹的运笔艺术和造型工夫。因此,出色的油画家为数不少,随手拈来即可,而对水彩掌握精到者却屈指可数。
        依此为据,笔者认为,萨金特那带有浓厚的即兴式速写情致的水彩画,可谓是水与彩相结合的典范,具有纯粹的艺术表现力。就如美国著名美术评论家威廉·奥本曾这样评价萨金特的水彩画:“萨金特的水彩画如同抒情的速写,以豪迈的笔触、绚丽的色彩、强烈的明暗对比来扑捉景物的生机盎然的印象。”让人们为之惊叹。
        现将萨金特水彩的艺术特征归结为以下四小点:
        
        1. 本色的表现手法。萨金特的水彩作品,给观者的第一印象,往往具有一气呵成气势和一次着色的清新透明的感觉,这无疑得益于他娴熟高超的技艺。他的水彩画多为写生作品,及现场作画,自然无法用留白胶留白或小心翼翼考虑各种特殊材料的运用。他的技法仅限于水分时间的控制、水色的挥洒及作画的节奏。即水彩画最基本也最本色的表现手段,也可以说是最原始的作画方式。最大限度的利用水彩画那种不受控制的随意性和偶然性。如其画于[904年水彩人物力作《流浪者》The Tramp,画面放松的笔触给人活泼灵动潇洒的感觉。再有1905年所画的水彩画《伊顿小姐》,描绘的是当时社会名流的伊顿小姐色调明亮,用笔高度洗练,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在面部表情上清晰可见。
        
        2. 对水的把握得道。水赋予水彩艺术以生机,对水的控制和运用不仅反映出艺术家技艺的高低,同时也能品评出艺术作品品质的优劣。而萨金特的画面,水分的运用总是恰到好处,画面淋漓酣畅且温润饱和。他创造了气势磅礴的画面效果,尽管年月久远,现在观摩仍能感受到清新和鲜亮,仿佛色彩还是湿润的。“墨气淋漓帐犹湿”乃中国画里的一种至高境界,在他的水彩画作中,我们不得不发出相似的感叹!
        
        3. 对光色的把握准确。在萨金特的水彩作品中,在表现光色效果上有着印象派的绚烂多彩,却不仅止于印象派的大体印象,他笔下一事一物或人物,给予观者的感觉总是那么的明朗及鲜活动人。所以他的水彩画艺术语言是雅俗共赏的,没有丝毫的故作深沉。他从不拘泥于描绘某些细节,似乎具有出神入化的魔力,明亮的光线,丰富的色调层次,一切都浑然天成,不露痕迹。如其1908年的作品《葫芦》,宽大的笔触,在一片浓重的树荫中透出星星点点的亮光,景物仿佛笼罩在明亮的光线中,更加增强了其真实感和艺术性。还有作品《威尼斯的船只》BoatsVenice,1903年局部一画中,我们可以看出他非常擅于表现阳光洒在船体、桅杆以及水面上的跳跃的色彩。画水中的帆船,简练概括,水色交融,富动荡感觉;颜色似乎直接使用,但艳丽而不燥,浑厚之下反显透明。从客观的描绘代之以主观的表现,可见对于光、色、形的表达,已达到了更高、更美的境界。
        
        4. 画面特有的音律感。萨金特生平不仅喜欢音乐且精通音乐,能够掌握舞蹈及乐曲的精髓。这一点足以解释为何他的画面仿佛总有音乐淌过的流畅和节奏,“音色”生机盎然的轻歌曼舞。可以说这点彰显了艺术家综合的艺术修养及将之融会贯通之能力。
        

        四、结语

        
        萨金特的水彩画作,大多来自于户外写生所得,似乎凡能见到的都能入画,无论是马厩、干草堆、花园里的喷泉还是游牧人;在他笔下均挥洒自如,极富生活气息,鲜活得似触手可摸。可见他始终身体力行杜兰老师的教导“画你眼睛看到的,而不是脑子支配下想看的”。尽管有人因此视萨金特的作品为“表面的艺术”,但笔者认为,写生作品与生俱来的生动性正是水彩最具艺术表现力之处。正如王维兴所强调水彩写生的重要性是一致的,“我在水彩画的创作和教学中十分看重写生的环节,感到画家直面自然所产生的状态是其它间接手段无法体现出来的,在写生中更能充分体现其艺术的表现力。”感染力非凡。
        总而言之,萨金特无愧于世纪水彩大师之称,对于他的水彩画,正如他曾自信的预言:“后世人们可以忘记我的油画肖像,但他们会永远记住我的水彩画。”对于我们而言,向大师学习以提升对水彩画艺术语言更深层次的认识,其必要性不言而喻。

    • 0
    • 0
    • 0
    • 8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推广赚画笔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